绝世繁忙咸鱼家族成员,冷场魔法施法者,安雷癫痫病人,性癖超混邪的不靠谱成年者

我为什么不能一生生活在与世隔绝的地窖或是不断行进的列车里呢,没有配备完全与社会隔绝的装置果然是社会的错吧

狙太和铁太可能是我的卡密

太厉害了,这文力让我好生嫉妒

许个愿希望过两年我也能写的这么好


突然想到狮哥虽然比安哥高了7cm但是并没有重几斤?顺便狮哥这个身材绝对称得上是劲瘦了吧???就那种抽条中的大男孩???骨架子长大了但是瘦的不得了穿衣服晃荡晃荡???

..............

不要说了,我社保.jpg

新一集看完了,比我想象中平淡?意外的没有什么cp要素

但是这并不妨碍我打开文档。

过两招就是过年了!毕竟al不比嘉瑞嘉俩武痴要决胜负肯定是很后期的时候,反正我已经两挂鞭伺候着了


顺便,卡卡真可爱,又强又可爱

(我不听我不听狮哥和卡卡肯定有猫耳我不听)

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我是否是与生俱来就不适合进入大型社会的那种人。我孤僻无聊,令人恐惧。我梦想活在火车的车厢里,每天靠着罐头过活。日复一日的轨道与轮子碰撞的声音,日复一日的太阳东升西落,只有我一个人。其他乘客会从我的包厢门口经过,会与我说话,可是我终究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也没有机会去了解他们。就是这样。汽笛声别响,请别响,我没兴趣知道未来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想听到任何打扰我的消息——我不想跟任何活着的东西交往,就是这样。

有些东西被语言表述出来的那一刻就将失去它原本的意义,因为言语永远有30%的误差。

【凹凸/安雷】极限生存

安迷修19岁那年,一切走向尽头。

他走出幸存者的避难所,艰难地登上瓦砾,血肉模糊的伤痕被汗刺激得发疼发痒。他在光芒的尽头找到了一只手,然后挖出了雷狮——不,现在应该叫他“14号神使布伦达”。他缺失了半边身体,却仍活着,眼里晃着一口又空又黑的井水。亲眼见过他被创世神的光芒吞噬,安迷修不敢相信他安然无恙。天知道呢,没准只剩他们两个活着了,在这个炸去了一半的星球上。真是讽刺,他们两个比星球的伤口还要空虚。

雷狮——不,神使毫无生气地看向他,用冷静的语气分析着:“安迷修,你失去了很大一部分灵魂,那是个伤口,它好不了的。”

“我知道。”安迷修答道。

“这是目睹创世神降临需要的代价。”雷狮——不,...

想写安受了伤,从教堂的楼梯走下去,一路滴滴答答流血。教堂里在唱弥撒,信徒们唱道“To God the Father be glory,and to his only Son,with the Spirit Comforter,both now and forever. Amen.”安就捂着伤口在楼梯拐角处坐下,安安静静把弥撒听完了,最后跌跌撞撞从后门出去。他的同伴在那里支援他。

马口铁太太《小狼崽子》文评

想要给阿铁太太写文评实在是事发突然,但想一想也是理所应当。毕竟写的这么好却收不到文评实在是太不公平了,何况我也很难忍住我想要写点什么的手。

偷偷艾特 @理想鄉  


预警:

·全程吹铁,全程吹铁,全程吹铁

·主观臆断非常足

·论文风格的文评,没想到叭(。)

·失眠四天语无伦次,见谅


从很久之前就能从阿铁太太的文里感受到,只要是安雷,都会或多或少的掺进关于“信赖”这个字眼的阐释。而《小狼崽子》这篇文无疑是做了更深一步的阐释。一般来说,写恋爱的文章分为两个人的感情线,双方的互动带来...

【凹凸/安雷】论饭卡忘带如何内部消化

如果没有男朋友的话可能就要饿死了呢(棒读)

梗见上一条lof,同学的相声太青春了忍不住通宵写了一个。周五的睡眠?老娘没见过这玩意儿

大概是单向暗恋。全是梗,自由心证吧


-------Ready?

GO.


十分钟前,当雷狮走进食堂时,一切还一如平常,直到他翻找右裤兜发现空空如也。这让伟大的海盗头子意识到了危机,接下来他用五分钟翻遍了自己浑身上下的口袋,那该死的饭卡却是怎么也找不到。他随即意识到一个很丢人的问题:找不到人借钱,堂堂雷狮海盗团团长就要饿死在四百平米见方的食堂里了。

偏偏佩利不知道跑哪去了。卡米尔还没上高中,帕洛斯......以防被敲诈,他迅速地放弃了这个想法。...

记梗

同学:我马上要去了,我的全部财产都在我的右裤兜里...........

我:你右裤兜有什么

同学:.......................饭卡。

这个梗,想看全员(暗示)

1 / 3

© Tide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