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de雾

凹凸安雷狂热者、说笑话冷场专家、弱渣修仙选手、健康善良阳光活泼红旗下好少年

对生活用力竖起中指

【太宰生贺】【双黑】solo要输怎么办,当然是找代打了

总归还是赶上了......累到模糊......

双黑实况主paro,游戏基本就是绝地逃生,因为很菜可能会有bug,我也很绝望的qwq

很ooc,傻雷甜傻雷甜的,希望亲友看了不要取关我!我我我我之后会写些正经东西的qwq

----------------------------------------------------------------------------

【1】

中也收了伞,站在单元门口。雨下的太大了,背包淋得透湿,伞尖滴滴答答的流不干净。他索性把伞扔在一边,裤脚滴着水走进了电梯。

所幸不会湿的东西终究还是不会湿的。

「今日五点到九点将有阵雨,请注意随身携带雨伞。今日洗车指数,2⋯⋯」

中也瞥一眼电梯里的天气预报,皱着眉按下按钮。随着叮铃一声,电梯到站,门开了,湿哒哒的中也走出来,熟门熟路地按响了左边门的门铃。

他静待一会儿,没有回音。压下门把手,门竟然就应声而开。中也紧皱眉头咬咬牙,强忍住直冲进书房把某个不锁门的家伙叉出来的冲动,走到书房门口。

书房门禁闭着。尽管如此,还是能隐隐约约听到夹在风声雨声中的某个清爽的男声。细听过去,他是在说⋯⋯

“⋯⋯我觉得这个地方不错,蹲这挺好的⋯⋯”

“⋯⋯哎不对不对这里不扔烟就死了!⋯⋯”

“⋯⋯丢包了,浪一波⋯⋯”

中也一头黑线。

【2】

黑线是一回事,无奈又是另一回事。不瞒您说,中原中也闭着眼睛也能想象到,房间里肯定是没关窗户,雨水随风洒了一地,罪魁祸首精神亢奋地裹着被子蹲在电脑前喝冰饮,活像个嗑药者。总之一个字,浪。

“⋯⋯阿嚏!⋯⋯”书房里的人似乎为了迎合他,极其适当的打了个喷嚏。

中也嫌弃着犹豫了很久,终于拉开门——

一颗卷毛的脑袋凑在电脑屏幕前,呼噜呼噜地吸着饮料,手上却一点都不怠慢,噼里啪啦地简直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在乱敲;窗户果然开着,雨水洒了一地。中也走到他身后,想伸手给这个智障后脑来一下子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啥,然而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又收了手。倒是那颗脑袋向前一倾躲过了那本该有的一掌,毫无尴尬地转头笑道:“中也,下午好?”

一张可能是因为通宵而略有憔悴的脸,眼角精致得像把沾了水的尖刀,另一边又笑意盈盈,人畜无害。有些人从出生开始就不分善恶——中也不知为何突然想起这句话。

「太宰治。实况主播,姑且算是同僚。擅长射击游戏和策略游戏但是远不止于此,特长是讲冷笑话和打哈哈,特技是各种意义上的花式自杀和远狙,特点是女粉爆炸多。over.」

中也注意到电脑直播的小摄像头把他毫无遗漏的录了进去,不由得想翻白眼:“下午好个头,我来看看你是不是死在家里了。”

“雨天的话,我觉得和安眠药比较配哦,⋯⋯哇,有人说百合花香是可以毒死人的诶,好浪漫,有点想试试⋯⋯”不愧是太宰,完全把它当成了褒义的话语,把注意力转回到显示屏的弹幕上去,眼睛里都要闪出星星了。中也真心是想看看到底哪个神奇的粉丝想出的这种类似吐花症一样的玛丽苏死法,于是也凑上屏幕。

⋯⋯怎么,是《绝*逃生》啊,一点都不太宰治的游戏。中也这么想着,看向弹幕栏。

id红红红红红:欢迎中也大大!

id蓝蓝蓝蓝蓝:我靠所以说今天没直播是为了⋯⋯!

id黄黄黄黄黄:要同框截图的小天使请私我!

id雾城响铳:中也大大不来一起打个团吗?!!!

⋯⋯简直是爆炸式的增长。

“饶了我吧⋯⋯给我放一天假好不好⋯⋯”中也捂脸。

【3】

中也总之是去关了窗户,把衣服擦干,又给自己泡了杯热咖。

本来是打定主意要等太宰结束直播的,可是这厮仿佛长在了书房里,本来还能听到声音的,现在连话都不讲了。中也左等右等,最后还是耐不住性子索性钻回了书房。

“你这一局怎么这么长时间的?”

太宰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这帮人都太磨叽了。”

“哈?”中也凑近屏幕——存活:4人,击杀:14人——不由得啧舌,“这四个人一起的?”

“大概是,好像是看到我id临时组的队。”太宰毫无扫把星的自觉,躲在小山坡的树后蹲着不动。视野远处的草丛里忽然有个小点一动,中也正想说话,不想太宰比他更快,抬手就是一枪。

系统提示:你使用sks爆头击杀了Lurenjia.

太宰无视弹幕的“厉害了老铁”和“666”的言论,向前面一点的掩体冲过去,中途挨了一枪也没管,一个滑铲开枪行云流水。这次是三枪淘汰了一个人。

“你这枪哪来的⋯⋯我从来没捡到过⋯⋯”中也感受到了欧皇势力的俯视。

“空投捡的。”太宰瞥他一眼,“你玩这个就没赢过吧,真可怜。”

“⋯⋯我现在在考虑把你沉尸东京湾了。”中也咬牙切齿。

【4】

这边斗着嘴,那边剩下的一人似乎因为太宰的压迫连头都不敢露,直接被毒死了。太宰停了下来,搓了搓手。

“还有最后一个吧?”中也问。

“没错。”太宰点头,指了指山坡下不远处的一个小屋,“他在屋子里。”

说完了他居然就停止了操作,只是看着屏幕。

中也知道怎么回事,这局面确实有些尴尬:安全区正在逐渐缩小,看样子最先受害的应该是太宰;而那栋小楼有2层,居高临下,先不提接近过程中对方会不会给他来一枪,就算进去硬肛对方的话也没准开门就被一喷子狗带;没烟,也没有手扔式的炸弹,就算有幸冲进了小楼跟对方开始互肛,能不能赢也是未知数。

不如说按照太宰的风格,这一局就直接退了。对他来说游戏的输赢就跟晚餐的内容一样,费心了就输了。

“你打算怎么办?”中也揣度一下,还是问了。

“⋯⋯我开一枪暴露位置,如果他冒头就狙。”太宰双手搭上键盘。

“智障,那他不冒头呢?”中也问。

“不冒头就拜托中也当次苦力怎样?”太宰边说着,一边就已经行动了起来。sks瞄准,铛的就是一枪。两人吊儿郎当,大有一番遛猴的神态。

不幸的是,对方好像要一苟到底。小楼里的人跟死了一样,头发丝都没冒出来。

中也看得心急,一把把蜷在椅子上的被子团拎开自己坐了上去。太宰站在一旁笑眯眯的:“输了请我喝酒啊。”

“你想的怎么那么美呢。”中也翻了翻太宰的包裹,仅一把Micro UZI还可以,却不能算顺手。

这人知道捡狙,怎么不知道捡把好ak啊。

中也点上烟。勉强磕了个药,端着sks就是一梭子,全扫在了小屋窗户上,然后飞快地接近小屋。

幸运的是,对方沉住了气没有趁这个机会阴人。

现在他安全地站在小屋门口了。

“⋯⋯我觉得你要是知道啥的话还是尽早说。”中也叼着烟嘟嚷,转头盯着太宰。不知是否是错觉,对方微妙地停顿了一下。

“呀,看来这一局不赢也很值呢。”太宰笑着说,垂下眼睑回视中也,“要赌一把吗?”

朋友你的高光又没了。

虽然很想这样说,但是⋯⋯

中也死瞪着他,最后还是转回头去甩了甩鼠标,深吸了口气,一言不发。

突然他行动了。隔着几千米网线的粉丝们延迟看不到,但是一边的太宰自然看得清。角色推开门,时间有一丝停滞。

没有子弹飞出的声音,安静。安全。

中也放慢脚步在一层打了个转,没人、没人、没人;摸上二楼,没什么拐角。唯一看不到的是阳台,只向着屋内开了扇窗,玻璃已经被打破了。既然没人,那就只有——

“小心阳台。”

“我知道!”

猝不及防,一个人出现在阳台的窗口。中也说着直向后退了几步,靠着距离躲开了阳台窗口的一枪后站定,直接开枪。爆头两次,伤害不够。趁着对方开第二枪的时间慢了一瞬,枪声持续——

说起来长,而实际交火只是短暂的一瞬间。中也放松双手,舒口气靠回靠背上。眼前的屏幕上,“大吉大利今晚吃鸡”八个字正浮在上方。

“哇,反应能力果真不一样啊。你这不是很厉害的嘛,中也?”某人笑眯眯地凑过来,像扎破气球一样打搅了他高中男生一样的满足感。

“啊拜托你快停一停你那种好像高中女生的语气,我头痛。结束语给我自己讲。”中也起身,晃了晃脖子好摆脱太宰和高中女生两件事物之间什么奇怪的关联,余光突然扫到网页页眉,他按下心中些微的念头,站在一旁。

太宰自顾自地用那种情绪高昂的方式跟粉丝再见,中也看着弹幕刷礼物刷的跟要炸了直播网站一样,不由得感叹女粉的力量。这个家伙某些地方简直幼稚的像高中女生一样,不知道了解到这些他那些女粉还会不会这么狂热。想着想着他又开始考虑,如果把这家伙的桃花整理一下卖给黑粉到底能掀起多大波澜的问题。肯定是好戏吧,是好戏啊,堪比莎士比亚和安德鲁·劳埃德·韦伯的好戏。

【5】

“中也,考虑什么之前要先保证自己的脑袋哦。”太宰撑着脸饶有趣味。

“少废话。弄完了?”中也回过神来,看了看黑下来的电脑屏。

“早弄完了。”太宰回答道,“中也今天怎么想着来找我?”

“来看你死没死啊。”中也随口答,然而一转头那双眼像长着钩一样打量着他,妥妥的面露桃花。晓是中也和他从小一起长大,也不由得有点局促,与恼羞成怒。

“别拿你勾搭小姑娘那套勾搭我——下雨了来你这躲几个小时不行吗?”

——没错,从便利店回家的路上下雨了。因为没有带伞,所以决定到最近的建筑里躲雨。因为是从便利店回来,所以一反常态的会背包。就是这样。

“诶——”太宰眯眼笑,五官一皱像极了狐狸,“我以为中也讨厌我来着?”

话尾语气上挑,调戏的味道已经十分明显了。什么都瞒不过他,这狐狸。中也移开视线,“我觉得这世界上没有一个既了解你又喜欢你的人。”他没个好气,“做人活的这么失败为什么不自尽啊。”

“中也你就放弃吧,论毒舌你根本比不过我的。其实自尽也不错不是吗?”太宰起身边打哈欠边往客厅走去,“不过我绝对不要给中也行方便就是了。”

“切。”中也不知道怎么接下去,只得悻悻作罢,看着某个一米八从身边慢悠悠地走过,困倦地把头发挠了个乱七八糟,露出来的脖颈后整齐的发根。一扇窗挡不住,缝隙里,一股雨水的味道吹来,是青草的香气。

“说起来,你今天过生日?”中也忽然说。

太宰停了步伐,装模作样愣了片刻,反问:“你怎么知道?”

——啊啊啊真火大。

“我看见你直播间了。今天是生日点播,才会播绝*逃生的吧。”中也深吸口气,强撑着说完了这句。

太宰点点头:“没错啊。”

——没错,从便利店回家的路上下雨了。因为没有带伞,所以决定到最近的建筑里躲雨。因为是从便利店回来,所以一反常态的会背包。因为在说谎,所以意外的示弱。因为这家伙过生日,所以示弱也没有关系......不,唯独这个绝对没有!

“中也?”太宰凑近了,不知是戏谑还是揶揄,总之就是那一类的感情,欠的让人想给他的脸来一拳。

中也想起来他说“要不要赌一把”时的神情。真奇怪,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气质好像黑曜石一样深邃,可是眼神又像罂粟一样惹人沉沦。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活傻一点又不会死!”中也把他的大脸推开,把自己的包从墙上抓起来丢给他,“给你带礼物了。自己找!”

太宰接住包并未急着打开,反而笑嘻嘻地又凑上前来:“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

“是不是忘了什么呢?”

中也忍无可忍,再一次把那张欠的要死的脸推远。

“混蛋太宰生日快乐!......下次我再干这种蠢事就杀了你再自杀!”

 






花絮(非常ooc,慎看)


“中也你这才98年的拉菲诚意不够啊,我记得你有82年的库存来着?”

“......”

“啊疼疼疼疼,饶命饶命!”

“......”

“我就是说一句嘛,中也太小气了。”

“我可以明年烧给你。(和善微笑)”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