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de雾

凹凸安雷狂热者、说笑话冷场专家、弱渣修仙选手、健康善良阳光活泼红旗下好少年

对生活用力竖起中指

【凹凸/安雷】流亡

*突然想到了,先写下来
高中pa有,bug有,飙车(误)有
被朋友抨击ooc了,自主避雷吧(。)
考完试应该会改,现在先xjb发一下,到时候会删

 
安迷修正睡得天昏地暗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一遍电话铃叫不醒十八岁的年轻人,安迷修正值十八岁,肝火肾火最旺的年纪。他翻个身,电话挂断了,没过多长时间又孜孜不倦地打过来——这下他有点忍不了了,睡眼惺忪地接了电话,没好气地问道,谁啊。
电话那头是雷狮,一副兴奋的腔调说安迷修你快穿衣服下楼,有个好东西要给你看。安迷修拍着脸好不容易清醒让自己了一点,凑着手机一看——凌晨三点。他困得神魂颠倒,没那劳什子时间陪祖宗闹,作势就要躺回去:雷狮你犯什么神经,换个人现在早就日你仙人板板了。
你少废话,下来就是。你不下来我就上去敲门了。
好好好好好好,祖宗你省着点。安迷修一激灵,想起主卧还在睡觉的师傅,不得不乖乖向黑恶势力低头。外面天还黑着,刮着点不知道什么妖风,安迷修从单元门出来时着实打了个寒颤,然后他就看见——他揉了揉眼睛——雷狮坐在一辆小面包车里,而这活宝正冲他摇着手。
你快点,要不然就等不及了,上车上车。雷狮坏笑着招呼他。
安迷修这下子是彻底醒了。面包车要多旧有多旧,漆刮掉了几块没补不说,保险杠早就不知道哪去了,天知道雷狮是从哪个角落把它刨出来的——不对,当务之急是纠结一下这家伙到底有没有驾照。以安迷修对雷狮的了解,他觉得这家伙绝对不会浪费时间去考什么驾照的,更何况他还隐隐约约记得雷狮好像还未成年......
你愣什么呢,快走。
雷狮看他愣着久久不挪窝像是急了,拉开车门拽着他的胳膊就往车里塞;安迷修不知道是不是该抵抗,糊里糊涂地被雷狮塞进车里,啪的一声关上了车门:喂,咱们这是要去哪啊。你怎么着告诉我吧。安迷修看着雷狮干劲十足的跑回驾驶位上,干劲十足的挂挡倒车,心中升起一种坏事儿了的感觉。
去看日出啊。雷狮在发动机刺耳的声音中大声回答。把安全带系上,虽然这破车飚不起来,可是——他猛地一踩油门——万一你把脑袋撞得更傻了就不好了!
刺耳的一声轮胎声中,安迷修在面包车小小的空间里象条灌装沙丁鱼一样左冲右突。这辆面包车前面的空间太小了,他不得不把手臂挡在头顶才不会撞到头。相反雷狮倒是爽的可以,他用那蛮横如同愣头青一般的开车技术和风格,把遍布垃圾、自行车和汽车的小道开出了f14的赛道标准,不时能听到他大笑着说些什么,无非是对于安迷修的嘲笑:安迷修你的脸要在挡风玻璃上撞扁了,安迷修你怎么这么逊啊没飙过车吗,安迷修你瞧瞧你吓的你出息呢......安迷修忙着把自己的脸从挡风玻璃上抢救下来,一边还不忘回击:雷狮这是因为我太高了,雷狮这是因为你没有驾照瞎开车,雷狮你这车开的太烂了要不然你下去吧换我来......安迷修不知道雷狮抽什么风突然要和他去看日出,也不想知道。雷狮如果不想让他知道,那么就绝对不会说一丁半点,如果雷狮想对他说什么,那一定会挑在他觉得最好的时候说,提前问了也是徒然。他努力伸出一只手拉开安全带,一点点,一点点,啪,安全带扣上了,他松一口气——虽然还是要小心颈椎撞在车棚上断掉的危险,不过,好歹是安全了一点。
转眼间眼前豁然开朗,他们出了小区,上了大道。没了崎岖的小道和障碍物,雷狮的车技总算是平稳了下来。安迷修深深感到了活着的可贵。
你这车哪来的。他大声的问雷狮。
帕洛斯他们家有一辆,我借来的。雷狮同样大声回复他。
咱们这是要去哪。他继续大声问雷狮。
我要离家出走,带你跟我一起走啊。雷狮还是大声回复他。
哦......等等?你说啥???
离家出走!要跟我一起走吗,混蛋骑士?雷狮大笑着瞟他一眼,安迷修几乎住嘴。
你刚刚还跟我说是看日出!我什么都没准备!安迷修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
有什么关系啊!雷狮用胳膊肘在他腰间狠怼一下,安迷修被安全带绑着没能躲开,一时间呲牙裂嘴。
可是他很难再去责怪雷狮了。他心里隐隐约约的想着,每个人都会有的,这么一个人。他将你从书桌前,从那一成不变的日常生活里,从那透明坚硬的茧里一把拽出来,对你一阵大吼,骂你说你这废物就止步于此了吗只是这样就满足了吗。你蒙了,可是你也清醒了,你开始伴着他奔跑。想想也是,那么宽阔的道路上,只有他和你,和一辆老破车。你们在进行一场秘密的逃亡,为了逃离那令人窒息的每一天。他就坐在你的旁边,一转头就可以看到他发尖细碎的后脑,一直以来那副坏人一样的笑容,和那双梦一样闪耀的眼睛。如果只是今天的话,如果只是这个时候的话,他宁愿和雷狮一起永远出逃。安迷修知道的,不如说,当开始接近雷狮的那一刻起他就料到类似的事情迟早会发生。雷狮能干出什么他看得清清楚楚:扮成年人摸进酒吧灌个烂醉;突然起意去学吉他,结果几个月就能给他伴奏;一夜之间掉到全班倒数第一,熬几天夜又回到前十......拽着自己离家出走只是小意思,是满足他那颗叛逆的心的一次吸毒。安迷修觉得自己大概也是上瘾了,居然会由着雷狮这样胡闹——可是这样也好吧,这样也不错不是吗。他默默自言自语着——只要是雷狮的话,这样不也是很好的吗。

评论(9)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