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de雾

凹凸安雷狂热者、说笑话冷场专家、弱渣修仙选手、健康善良阳光活泼红旗下好少年

对生活用力竖起中指

【凹凸/安雷/r18g】血腥玛丽

*r18g注意,看图说话注意,流血残忍表现注意,黑安注意,小破车注意

*那个啥。这篇全是 来自于@💛咸球💛 这位太太的图(甩锅ing)如果被肾太讨厌了我就只能换号了!ballball您不要讨厌我!(...)

*采用了一种每一段都换视角的特殊写法,人称混乱,请体谅幼儿园写手(

那就↓↓↓


我可真不愿意与你为敌呀。

他走近来,蹲下身把他按在墙上,血流到他手上,他浑然不觉,好整以暇地轻轻说着,语气仿佛劝人吃一只娇嫩的苹果。因为你的心不死。你永远都不会死的,名为“leishi”的心永远不会死,就算我折磨你,践踏你,耗尽你的一切,只要你的心是不死的,我就杀不死你。

--

他的状况已经相当可怖了。那些小小的擦伤暂且不提,最严重的还是腹部的伤口。连天阴雨加上潮热不见阳光的囚禁环境,让细菌在他的伤口上毫无顾忌的开始疯长。他强迫自己不去看那血肉模糊的伤口,却没办法阻止化脓的臭味钻进鼻子。此外右边大腿上也有一块伤痕,烧得焦黑,早就起了水泡,在洞窟的水洼里泡的发白变灰。原本白色的衣服几乎完全被血染红了,血又氧化变黑,让他整个人虚弱地半隐在黑暗里。

--

Leishi,leishi。那个人唤着他的名字,声音委屈又亢奋,像是条大型犬。你转过来,看着我。

--

他被迫转过头,与那双暗红色的眼睛对视。Anmi......他狠狠瞪他,下一秒却立刻就被吻住了。对方带着夜晚露水的香气,却以魔鬼的姿势和无尽的红色拥抱他。显然这种压制性的姿势取悦了对方,他熟练地撬开他的牙齿,一口火热的酒渡了过来,搞得他嘴里的伤口火辣辣的痛。另一边,对方恶趣味地扣起他腹部的伤口来,他痛得一抽搐,锁链哗啦啦地响,猩红的酒液噼里啪啦都掉在地上。他不甘示弱,在对方唇上狠咬了一口,anmixiu吃痛,才施施然地放开了他。他的唇上几乎被咬掉一块肉来,正在汩汩地流着鲜血。他仿佛毫不在意,随意地抹了抹血,在他头巾上留下一道深红色的指印。

--

这是我的血和你的血,是我们的血。他睁着红色的眼睛笑着说。

--

你。他扬起嘴角。尽管他知道对方相当喜欢看他仇恨的样子,并以此取乐,可是他还是忍不住高调地表示自己的鄙夷。他晃动铁链,向下竖起拇指。你恶心爆了。他说。

--

他似乎愣了一下,仿佛无法抑制地笑了起来。

--

你笑什么!他烦躁起来。你笑什么啊傻逼!

只是他越愤怒地咆哮,那个人笑得越开心。到最后几乎是疯魔了一样,伏在他身前浑身抽搐。他突然感到一股暴躁像火苗一样烧穿了心脏。你他妈倒是说啊!他吼叫出来。说你在笑什么!

--

Leishi,你应该看看自己。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对方愉快地说,红色的眼神在他身上游走,带着明显的情色意味,并故意地在他腰侧停留。你被绑在这里,没有外援。浑身是乱七八糟的伤,黄绿色的脓流到身下,狼狈的吓人。你已经是个废人了,连一百米都走不了了。现在我们都是一样的垃圾了,彼此彼此。

--

他冷笑一声,抬头正视他。最起码我没有迷失自我。他的气场蓦地展开,他清晰地一字字咬出:垃圾是你,安迷修。

--

对方望着他,看着他在昏暗的洞窟里仿佛烈火一样燃烧的眸子。那一刻,他再不是隐藏在黑暗中委顿的猛兽了,他还是雷狮,是那个捕食者!

他抬高声音,欢欣鼓舞。没错,就是这样!

——这样才是“雷狮”!

--

那一笑,竟意外的跟以前那个翠色眸子的骑士一模一样。雷狮隐约想起来了,是他杀了安迷修,可他没有死。他带着红色的眼睛归来,从此,这世间再无那一抹翠绿。

--

他一抬手,已经被污染变黑的剑飞过,恰好切断了烛心,洞窟内瞬间陷入绝对的黑暗中。

--

雷狮瞬间陷入黑暗中。他意外的清醒,无比的清醒。

安迷修。他的声音听不出一丝起伏。你敢碰我的话,我绝对不会原谅你。我会追你到天涯海角,把你碎尸万段。

--

他俯身,在他耳边清晰而沙哑地说:

“恶党,就算我现在停手,你也不会原谅我了吧?”

——那样的话,恨得深一点岂不更好?

 

夜,涌动着更黑了一层。


评论(1)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