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de雾

凹凸安雷狂热者、说笑话冷场专家、弱渣修仙选手、健康善良阳光活泼红旗下好少年

对生活用力竖起中指

【凹凸/安雷】论坐姿如何虐狗

答:做姿虐狗(喂。

清新(?)的同居pa,是假车,有伶仃黄段子,没什么好注意的(那你说个毛

其实是看一个太太的图启发到的,但是实在找不到当初启发我的太太了......有缘再见叭........

-------------------Ready?Go!


“现在LYL二传,他会传给谁呢?好他传给了近网的5号!扣杀!好球!3:1!......”

天早已黑透了,没有人开灯,昏暗的房间里电视机屏幕莹莹地闪着光,愣是有了一种电影院的感觉。安迷修半靠在沙发上盯着电视。若是平时,这个时候他已经该收拾收拾睡觉了,不过明天他不上班,他打定了主意今晚要好好放松一下。相比之下,他身旁那位显得比他悠哉的多。雷狮歪七扭八地维持着一个微妙的平衡靠在安迷修身上,一双紫色的眼睛被手机的光反射得发亮。他毛躁的头发正凑到安迷修脸上,竟然也就这么维持着没有滑下去,反而刺得安迷修鼻子痒痒的。他伸长脖子去看雷狮的手机屏幕,只看到几根手指乱按,绚烂的光影在屏幕上花里胡哨地闪。

安迷修有时也会想雷狮为什么会跟他混在一起。这样维持着微妙的平衡早就打乱了他们原本的生活,神奇的是两人竟然都觉得不错。这一切都是去年春天的时候开始的。某一天安迷修拉开门,看到雷狮拖着巨型行李箱撞开他走进来。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追上去一面让他提起箱子免得在他光洁的地面上留下泥痕一面质问他为什么强闯民宅。雷狮比他懵逼的多,他耸耸肩回敬他:“你以为你一直没出现的神秘舍友是谁?”

从那以后,雷狮,他的生活中都是雷狮。切西瓜时多出来的一牙是雷狮的,他皮鞋旁多出的乱七八糟的运动鞋是雷狮的,另一把牙刷是雷狮的。早晨他不得不让出一面镜子,晚上又不得不与他同享一个房间。雷狮、雷狮。安迷修反复念叨这个名字,像念叨一个猜不透的谜题。雷狮的脸蛋好到无可挑剔,他看起来更应该出现在废弃隧道中的地下乐队,或者镜头前的某个地方——可是他在这里。

所谓命运大概就是这样一种作弄人的东西。安迷修无可奈何地叹口气,问道:“恶党你往边上点,挡着我看球了。”

雷狮完全置若罔闻:“别吵,老子推塔呢。”

安迷修等了一会儿,实在无法忍受温暖的发尖往鼻子里钻的感觉。他索性抓住雷狮的肩膀往自己怀里一按,雷狮心不在焉的挣动了一下,靠着他维持了三秒钟这个姿势,然后突然像猫一样跳起来挣开他,踩着沙发走到另一边的沙发上蜷了起来。安迷修身边一下子空空荡荡地凉快了。他向后陷了陷,姑且享受着单人沙发的美好。

然后瞟了雷狮一眼。

又瞟了一眼。

又瞟了一眼。

不知为何他心血来潮起来。他站起来走到雷狮旁边,小心翼翼地把腿伸进雷狮和沙发之间的空隙里。雷狮由着他搞这搞那,手上劈杀仍旧不停。几十秒钟后,安迷修成功地尝试了把手环在雷狮腰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的坐姿。沙发乘了两个成年男人的重量,几乎向下陷了一寸。安迷修蹭蹭雷狮的发根,显然很享受这种亲密的感觉。雷狮被他腻歪到了,转过头带着一股恶寒问:“安迷修你搞什么飞机?”

“你不觉得这样超浪漫吗?”安迷修并不看他,眼睛晶晶亮看着电视笑道。

雷狮切了一声以示不屑,但却默许了他的这种行为,转过头去接着推他的塔。

安迷修偷看他打游戏,游戏看不懂什么,只觉得一路砍瓜切菜意外欢乐,但是他突然觉得这一刻浪漫的简直可以写进教科书里作为他那乏善可陈经常还没开始就玩儿完的恋爱史中大记一笔,因为电子光下的雷狮是真的好看。面无表情,眼角刀锋一般的上挑,眼底明晃晃一块手机的反光。他心中一动,好像尘封的古琴突然被拨弄了琴弦,作古的零件重新咬合活动,依旧发出泉水叮咚一般的声音。

很长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

“x队请求暂停了!好,他们换上了十一号!......”

“六号已经连续得了三分了!这一球再不接下,接下来的比赛对于y队将会十分困难!......”

雷狮烦躁地啧了一声,手上加快节奏,几招e的结束了游戏。安迷修看他进行的挺顺利,不懂他在烦躁什么,正要开口询问,却被雷狮闷头挣开。他手机往旁边沙发一扔,灵活地在安迷修两腿间一个转身,牢牢地压住了他,同时挡住了电视。安迷修猛地被那双漂亮而威风凛凛的眼睛注视,一时间愣在了沙发上。差了这一秒,于是他只听到雷狮用鼻音轻轻笑了一声,然后如同游隼一般从天而降,亲吻了他。

“y队开始赛点了!对于三号来说,这将是生死存亡的一球!......”

雷狮大概是洗过澡了,脖颈后有一股清爽硬朗的男式沐浴露的香味,安迷修整个脑子都是乱的。对方双手伸到他耳后,断了他的退路,凑上去像是幼兽一般湿湿地舔了舔他的嘴唇,吐息温热着,像细小的触角碰到他脸上,刺探着他隐藏不多的心。安迷修整个人嘭地炸开了,慌张地躲闪开回道:“雷狮你干嘛!........我我我球还没看完......”

他的恋人逼近他,嘲笑地笑了一声了事。雷狮的味道铺天盖地,像潮水一样将他淹没其中。

“安迷修,你自己讲谁先硬的?”

fin.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