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雾

——它稍纵即逝,如飞鱼跃出海面般短暂,却又如候鸟迁徙一般恒长久远。

目前主凹凸bgo底特律血界,墙头怪本怪

【凹凸/安雷】论饭卡忘带如何内部消化

如果没有男朋友的话可能就要饿死了呢(棒读)

梗见上一条lof,同学的相声太青春了忍不住通宵写了一个。周五的睡眠?老娘没见过这玩意儿

大概是单向暗恋。全是梗,自由心证吧


-------Ready?

GO.


十分钟前,当雷狮走进食堂时,一切还一如平常,直到他翻找右裤兜发现空空如也。这让伟大的海盗头子意识到了危机,接下来他用五分钟翻遍了自己浑身上下的口袋,那该死的饭卡却是怎么也找不到。他随即意识到一个很丢人的问题:找不到人借钱,堂堂雷狮海盗团团长就要饿死在四百平米见方的食堂里了。

偏偏佩利不知道跑哪去了。卡米尔还没上高中,帕洛斯......以防被敲诈,他迅速地放弃了这个想法。

惆怅的雷狮惆怅地坐在了食堂台阶上。另一个惆怅的人几乎是以同样的步调坐在了台阶的另一端。雷狮扭过头去,两人异口同声:“怎么是你?”

又双双一愣,再次异口同声:“你没带饭卡?”

来人正是某位安姓男子。雷狮打量他:左手干脆面右手保温杯,哟,够滋润。

“谁谁谁没带饭卡,身为一名骑士怎么可能做不到这种小事?”安迷修率先挑起战争。

“快得了吧最后的骑士大人,东隅已逝桑榆非晚认清现实是种美德,”雷狮嘲讽道,“笑话,要是带了饭卡你会在这待着?”

“没想到吧,我当然带了!抽卡,我的回合!”安迷修抽出饭卡扔在地上,“看吧恶党,这就是实力!”

“很好,既然你带了就为我奉献一下吧,王允许了!”雷狮一把抢去饭卡,安迷修试图夺回,两人动作突然同时一僵——相当清晰的“咕”的一声伴随着尴尬回荡在空气中。

“......................但是卡里只有一块钱,刚刚被我花了...”安迷修挥挥手里的干脆面,弯下身子有气无力地说。

“你卡里没钱不跟没带一个样吗?我看你心里根本没有逼数。”雷狮同步痛苦弯腰。

“......恶党,我可能要死了......”安迷修托孤道,“虽然最后看到的人是你让我很不甘心,但是没有别的选择了!...这包干脆面是我全部的财产了,请你务必把它留给需要帮助的人...”

雷狮一脸恶人颜伸手去抓干脆面:“多谢多谢,现在老子就是需要帮助的人。”

“给你你就收啊雷狮!你的脸呢!我还要吃呢!”安迷修瞬间抓狂,两人一人一个角,抓着干脆面对峙。

“大师,出家人不打诳语,你刚刚可是说了给我的!这种时候你关照学弟的精神哪里去了?”

“不如说你不应该尊重一下学长吗,请这位高二生先尊老谢谢!...啊啊啊不如说你快放手,高三上课超累的一会儿上课我饿死了雷狮我跟你讲你是要负泽任的!”

“安大爷你新陈代谢已经慢了不会很饿的,这种得来不易的食物还是让给我们这些年轻人吧!更何况跟学弟争一包干脆面,你所谓的骑士道呢?”

“辣鸡恶党你的道德绑架尝试对我是不管用的,这是我身为学长最后的尊严!而且这是我的钱啊恶党你的良心都不带痛的吗!”

“我们海盗没有良心。”

“快把你那个中二的自称去掉!”

“混蛋骑士你好意思说我!”

“啪”的一声,干脆面袋子不堪重负地破碎了,两人的眼神随着圆形的干脆面饼划出优美的弧线,落在地上。酥脆的干脆面毫不犹豫地,碎成了两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两人同时失声大叫。

然后。

抬头。对视。

“孽障!你生气,要打骂人容易,何苦摔那命根子!”雷狮眼疾手快,拍着大腿迅速甩锅。

“家里姐姐妹妹都没有,单我有,可知这不是个好东西...不对,”安迷修大叫,“不要转移话题,这是我最后的精神支柱了,我下午该怎么办啊!”

“呵。我吃不到肯定也不能让你吃到,这就是海盗的法则。”雷狮忍住饥饿感,抱起胳膊挑眉毛笑。

“法则你氧化钙啊!”安迷修大声吐槽,“现在就让我给你这可悲的物理笨蛋科普一下法律常识——呜......”

......

一阵尴尬的风吹过,“咕——”的一声,两人的肚子第二次发出了巨响。

安迷修捂住肚子,“...我觉得我们应当休战,我其实有个大胆的想法。”

雷狮捂着肚子拼命忍笑,“巧了,我也有个大胆的想法..。”

“公瑾兄,不如我们写在手心上,一起展示出来......”

“给我适可而止!”雷狮打断他,“不就是跟别人借饭卡吗!”

 

食堂里于是出现了这样神秘的一面:高三的安迷修和高二的小狮子摈弃前嫌,合作去借别人饭卡。

“是人性的缺失还是道德的沦丧......”凯莉漫不经心地转笔,“谁知道呢。”

“所以说最后到底有没有借到饭卡啊?”金问。

“据说是没借到......”紫堂还没说完就被凯莉打断了,“那两个吵嘴能吵一百万年,能干点正事才怪呢。而且雷狮那个信用...啧啧啧。”她摇着头下了结论,“够呛。”

“紫堂要是在的话一定会借的吧!”金从后座伸过头来,“紫堂是大好人嘛!”

“不是那个问题啦......雷狮的话,不想借也要借吧。安迷修大哥倒是不担心,比起他,雷狮真的会还钱吗?”紫堂犹犹豫豫地表达观点。

“确实没借到。”旁边看书的格瑞说话了,“后来好像是佩利给雷狮带的饭。安迷修...没吃吧。”

“佩利什么时候这么sensible了?”凯莉调笑道。

四人摇头:“凹凸学院第11大未解之谜吧。”

 

“狗子,你怎么知道孝敬老大了?”

“还不是那个骑士道混蛋让我带的!”

“?????他良心发现????”

“对了,他还让我告诉老大‘告诉雷狮安迷修说不要告诉你是他让我给你带饭这回事’——完全原句,我记得可清楚了!”

 

与此同时,高三题海中得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安姓人士打了个喷嚏。

“倒霉,挨饿原来会感冒的吗...”他卷紧了校服外套。

 




花絮:

“法则你氧化钙啊!现在就让我给你这可悲的物理笨蛋科普一下法律常识——”安迷修抽出随身笔记,“‘独步吟客’,《物权法》!”

脑子里国木田pose的安怎么也去不掉是为什么呢


评论(9)
热度(87)

© 潮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