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de雾

凹凸安雷狂热者、说笑话冷场专家、弱渣修仙选手、健康善良阳光活泼红旗下好少年

对生活用力竖起中指

写在前面:
阴阳师,狐狼,现代paro
流氓狐x暴力女警狼
群里孩子的点梗,究竟是几百年前答应下来的我也不记得了xxx

聊斋怪谈
女警在公园里做着最后一波巡逻。这是她自己提出的,这一波巡逻完了正好可以穿过这座公园回家。天已经快黑了,落日在天幕尽头透出薄薄的余晖来,最后一批游人也在快速离开。她警惕的四处张望。
上个月,这座公园刚走失了两名少女。其中一名已经找到,虽然没受什么伤,可是那女孩信誓旦旦的说她迷路后看到了一只白毛的狐狸,那只狐狸还给她棉花糖吃。
这让她很是在意。
狐狸吗?那倒是有些蹊跷了。狐妖心狠手辣又狡猾多变,没理由再放回人类的少女。不过不论如何,她都不能坐视不管。如果真的有少女落入狐妖手中,那时想要补救就晚了。
转了一圈,没有什么发现,倒是游人已经走了个精光。天已经黑了,女警犹豫了一下,一头钻进了公园深处的森林。
这座公园的这片森林常年有闹鬼的传说,只因为这是片杨树林,附近还有槐树;在风水上好像也处于什么阴地之类的。女警才不管那些,她也不打手电,径直向着西边走。很快的在地上发现了线索。
看起来就像是小孩子玩的手鼓,摇一摇就会发出“沙啦啦”的声响。女警辨认一番,不由得咬紧一口银牙:这是蝴蝶精的手鼓。
这个流氓!
她把手鼓放在一边,小心的向前摸去。很快的,就听到了少女嘤嘤的哭声,在昏暗的森林里反复回响,显得有些恐怖。
女警靠着树干缓缓挪过去,很注意的不把落叶踩出声音,同时不使劲的呼吸放出大团明显的雾气。
不过很快女警就发现她根本不必这么小心,因为空地中的两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她。
有一个穿运动装的男人坐在废弃的长椅上,手肘支在大腿上,脑袋冲着蝴蝶精,他带着狐狸面具,看不到他的脸。蝴蝶精被他挡在身前,她哭得连原形都现出来了,脑后蝴蝶的薄翼随着啜泣轻轻颤动。
让她无奈的是,随便一个人大概都可以看出这个男人非人的身份。就算不提那怪里怪气的狐狸面具,他还露着狐狸尾巴呢。头顶的耳朵一抖一抖的,也不知道是听见了什么。
唉。好歹藏着点啊。身为流氓要低调不懂吗小弟弟。
她叹口气,手向腰间一抹。金色的丝线从她手中展开,明灭不定地在空中划出笔直的道子,辉煌的金色火苗从头烧到尾,一把巍峨的巨弓赫然破空而出。她挥手,弓弦拉满,箭头闪出金属明快的光——
“无我! ”

“刚才真是危险呢。”那狐妖叹气。
“真是危险呢。”小蝴蝶也装模作样的叹气。女警抬脚踹狐妖,两人的手腕被拷在一块,正好踢了个正着。
“那我就送你到这啦。”女警挥挥手,“一个人要紧吗?”
“我怎么说也是妖怪啦,能保护自己的。”小蝴蝶笑着眨眨眼睛,捡起手鼓跑掉了。
四周突然安静下来。女警这才听见身后的狐妖像个老妈子一样的碎碎念。
“不管怎么说一箭把小生钉在路灯上也太过分了小生也没有做什么啊上次那个女孩小生都好好送回去了的啊啊真是太过分了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女警深吸口气。是时候带走这个老大不小的令人头疼的狐妖了。她也不回头,抬手揪住对方的狐狸耳朵,直接拖着走,引得对方大叫着求饶:
“警察姐姐你放开我好不好啊啊啊我又不是不跟你走! ”
“…姐姐叫得倒是挺甜,不过你安静一点不好吗。”女警转过头来,低头看着他,突然呆了一两秒。
狐妖脸上的面具滑到一边去了,额心鲜红的兽纹熊熊燃烧,一双明亮的黄金瞳闪起,在眉眼间狡黠的转来转去。见她看过来,那狐狸狡猾的转移了话题:“说起来警察姐姐你是狼妖吗?”
——狐狸,当是会媚术的罢?
女警注意到自己的失态,赶忙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竟然无法移开视线。她倒也不惧,只是冷哼一声,权作答应。与此同时,一双雪白的耳朵奇迹般的从警帽前长出来,黑色的头发也像落了雪一样从上到下逐渐变白。眉心和眼角火焰一般的胭脂红涂抹开来。一双同样的黄金瞳燃起,隔空相望。
本来看起来十分平凡的她,在此时竟然耀眼夺目。
她抖抖狼耳朵,顺便悄悄揉了一把那狐狸的耳朵,冷漠问道:“现在信了吗?”
狐妖呆呆的睁大眼睛看着她,过了半晌才一本正经的回答:“方才你偷走了我珍贵的东西。”
“啊?什么?”
狐妖继续一本正经,一双眼睛晶晶亮:“我的心。”
女警眉头一皱。这家伙,没救了。

花絮:
“诶我错了我错了你别踢我!姐!……姐! ”小树林惊魂。可以的,厉害了。

评论(1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