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雾

——它稍纵即逝,如飞鱼跃出海面般短暂,却又如候鸟迁徙一般恒长久远。

目前主凹凸bgo底特律血界,墙头怪本怪

然后车子开走了。现在只剩他一个人了。他捂住心口,缓缓靠着墙跌坐而下,浑身被爱啃噬得钻痛。他不应当放他走的..他想。他们应当一起等死,彼此拖累,又不得不为对方而活。他们应该深深怨恨着彼此,又深深爱着彼此…他应当让他至死都无法忘怀他,一生都无法走出他的阴影,一生都要背负着这份爱碌碌前行——这点他刚刚已经做到了。但那样是不行的,为了这个不行他要活下去。因为要爱某个人,他必须要成为一个有点自私的人。尽管这与他「无私」的程式相悖,但是...有生以来,他第一次那么想打破程式,成为一个完整的人。

评论(1)
热度(2)

© 潮雾 | Powered by LOFTER